六十年的坚守

单位:朱家河矿作者:党礼平发布时间:2018-07-12 点击数:534

随着时光的奔跑。父亲的头发渐渐的白了,父亲的双眼也渐渐凹下去了,父亲的额头也爬满了皱纹。但记忆的时光不老,我的老父亲,他永远都是那么高大,永远都是那么慈祥。我敬佩父亲,更敬佩他伴随蒲白走过的六十年峥嵘岁月和对煤矿的坚守。

父亲已经是80岁的老人了。他自幼家境贫寒,没上过几年学,但却始终热爱生活,1958年3月,白水煤矿在当地几个公社招收矿工,我父亲应招来到煤矿当工人。当时定的是干六个月临时工,谁知这一干就在煤矿干了四十多年。把终生献给了煤炭事业。那时他正值年轻,有什么都不怕的坚强意志。煤矿工人当时每月就是六十元左右工资,一工就是2元多钱。在当时,每月六十元工资是很不错了,一般干部都是三十多元。他在矿上干工,家里情况就好多了。

到矿上以后,经过短期学习,也就是安全生产教育,于4月1日正式上班。第一天就是实习,把他分到了下十一工作面。下井时每人发给一节麻绳和牛皮做成的绊,他也不知道干什么用,就随老工人一起下井。当时井下什么设备都没有,福利就是发一套工作服,一个安全帽,下井时领一个手提矿灯。到工作面以后,黑糊糊一片,老工人用洋镐采煤,他们几个新工人用牛皮绊往肩上一套拉筐。筐是用山里长的那种条子编的,下边四个轮子。一筐能装七八十斤煤,由掌子面向铁道边拉,然后再由运输工装上矿车推到转盘,用绞车推到井底,最后再拉上井口。井口工人推到煤场,就是这样反复循环的出煤。

掌子面由于风量不足,温度非常高。老工人干惯了,进去就把衣服一脱光身子干活。他们几个新工人,由于没干惯,开始还不好意思光身子干活,就穿着衣服干,时间一长,满身是汗,不得不脱掉衣服。就这样除过中间吃馍时间,喝些水外,每天要坚持八小时才能上井下班。下班以后浑身疼痛,主要是肩膀磨破了,肿了,疼痛难挡,但再疼也得忍受。煤矿工人在各行业算是最辛苦的。

由于表现好,尤其是责任心强,领导把他分到了运输班推矿车。推车工作是个危险活,虽然活很重,但他在农村干习惯了活,经常也打蓝球,腿脚还是能跑的,对这份工作他很热爱,表现的更突出,就这样一直干了下来。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,他每月下井至少25次以上,每次至少要走10多公里。后来由于工作需要,主要是父亲上过几年小学,在当时文盲占大多数的煤矿工人队伍中,他属于稀缺的能说会写的知识分子,因此后来又调到煤场子工作。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,直到六十岁退休。

六十年来,他在煤矿工作走过的路,相当于绕地球走了好几圈。有一回,我问年已80岁的他,回想过去累不累、苦不苦时,他却反问我:“累什么累?苦什么苦?”其实父亲自打60年前走进煤矿,抱着干好工作的决心,始终默默坚守着自己的工作岗位。因为他热爱矿山,他怀揣着希望和梦想,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国家多生产一点煤炭,也为自己的小家多一份收入。 40年里,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,他从没有过一句怨言,没有过一点儿松懈。
  是什么,支撑他在煤矿干了一辈子?是信仰!是责任!是担当!是当年在党旗下许下的庄严承诺!这种执着的坚守,在他退休以后的20年里,也不曾有过褪色。他一直住在煤矿,住在煤矿的小区,每天关注着煤矿的发展和煤矿的信息。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他虽然退休了,但他永远是矿工出身。

父亲是一位普通的煤矿人,他也是一位坚守岗位的使者。他一生都在用心热爱着他工作的煤矿,并用他质朴的人格魅力为后辈做了楷模!父亲的工作虽然是最平凡的,但父亲的精神是饱满的。他一生的坚守虽艰辛却心感欣慰,也是他人生最大的满足。
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